上海凤凰是家什么公司?一文看懂上海凤凰是做什么的

国民视为“珍宝”的凤凰单车,其前身是清光绪二十三年诞生的同昌车行。1958年,同昌车行联合亚美钢圈厂等267家单位,组成了上海自行车三厂。一年后,”凤凰“商标的注册被中央工商行政管理局批准,凤凰牌自行车就此诞生。

凤凰自行车打诞生以来,就广受市场欢迎,是无可置疑的“一线大牌”。1980年,凤凰牌自行车首次进入欧洲市场,成为出口创汇的重要轻工业品。凤凰牌自行车还被选为中国轻工产品的代表,国家领导人出国访问时,都曾将凤凰自行车作为国礼赠送给国外领导人。

公开资料显示,1990年,凤凰牌自行车产量为354万辆,占到全国自行车产量的11%,产品行销100多个国家和地区,出口量居全国自行车出口量之首,从业人员超过万人,一时风头无两。

凤凰一飞冲天的背后,联营公司功不可没。

联营被认为是凤凰自行车的第一次“涅槃”。上世纪80年代,凤凰自行车的美誉度走向巅峰,但产量却一直提不上去,上海有限的生产基地,满足不了国内外旺盛的需求。

1986年,国企身份的凤凰自行车发起一场全国“大联营”。联合江苏、浙江、广西、陕西和新疆等地的43个单位,联营组成“凤凰自行车(集团)公司”,各地的小厂房有生产能力,凤凰有名,二者一拍即合。

凤凰自行车老员工宋辉告诉市界,“虽说是联营企业,但是关系比较松散,他们挂凤凰的牌子,凤凰收钱”。联营的方式跟“贴牌”相似,凤凰自行车会派管理技术人员到联营公司指导生产,同时收取“贴牌费”。

联营之后,凤凰自行车的产能迎来大爆发,1989年已经达到620万辆,占当年国家自行车总产量的17%。增产的凤凰自行车,开始进入寻常百姓家,更大范围地占领市场,知名度进一步提高的同时,还赚了不少“贴牌费”。

1992年,上海凤凰营业收入12.79亿元,利润为1.01亿元。同年,上海市的GDP才1114.32亿元,上海凤凰一家的营业收入就占全市GDP的1.1%。

1993年6月,上海,凤凰自行车工厂的一名工人

因业绩持续向好,1993年,凤凰自行车改组的上海凤凰自行车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上海凤凰”),就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成为国内最早上市的一批公司。

那是上海凤凰最好的时代。

地产“黑洞”

辉煌过后,进入21世纪的上海凤凰逐渐掉队,匆匆上马的电动车、轿车零部件项目反响平平,主营的自行车业务依旧江河日下。

国内汽车已成为主流出行方式,上海凤凰转战海外市场,其2003年至2005年的年报显示,海外营收分别为9.52亿元、14.06亿元以及10.56亿元,分别占同期总营收的64.69%、70.09%以及63.85%。

2005年7月,欧盟对中国自行车征收反倾销税,税率由30.6%上升到48.5%,让严重依赖出口的上海凤凰损失惨重。

这一年,上海市正在进行“抓大放小”的国企改革,国家不再“包养”,放任中小企业自己去谋求生路。逐渐“没落”的上海凤凰,是被放掉的那个,国资委决定将其无偿划拨给上海市金山区国资委。

2005年底,上海凤凰的控股股东上海轻工控股集团公司将其所持的1.3亿股国家股(占总股本的36.92%)无偿划拨给上海市金山区国资委。上海凤凰的新“主人”金山区,是上海市最偏远的一个区,与浙江省嘉兴市相邻。

金山区国资委有意让凤凰转型成为那时最赚钱的房地产公司,2006年,上海凤凰更名为金山开发股份有限公司,股票简称更改为“金山开发”,公司业务范围增加房地产开发与经营、物业、商业开发等。

2006年6月,资金紧张的金山开发斥资1亿元,跟上海石化城市建设开发公司合资成立了上海金山海洋风情建设工程发展有限公司(下称“金山商街”)。自行车业务则被边缘化,金山开发投资1000万元设立了上海凤凰自行车有限公司,将主营业务自行车、电动车销售生产装入这家公司。

金山商街主要负责开发建设”上海金山国际海洋风情商业走廊“,对金山海洋风情街进行改造。该公司自成立以来一直处于亏损当中,2007-2009年合计亏损43万余元。2010年,金山开发从金山商街中退出,声称取得2600万元的投资收益。

2008年,金山开发先后成立上海金康置业有限公司、上海金吉置业有限公司、上海和叶实业有限公司等一系列房地产公司,向房地产开发、物业管理领域进军。

金融危机过后,房价迅速上涨,房地产公司蒙眼赚钱日进斗金。然而,上述金山开发旗下的三家主要房地产公司却是连年亏损,2008到2011年,这三家公司累计亏损897.26万元。

转型热门的房地产,不但没能挽救上海凤凰,反而变成累赘。2015年11月,在地产行业混迹10年毫无建树的金山开发,通过并购华久辐条整合自行车产业链,重新回归单车行业,股票简称更回“上海凤凰”。

房地产遗留的亏损“黑洞”,上海凤凰只能靠卖老本来“保壳”。

共享梦碎

ST边缘徘徊的上海凤凰,迎来共享单车的风口。

2016年4月,以ofo、摩拜为首的共享单车蔚然成风,30多家共享单车集体诞生,资本光环的加持下,共享单车在各大城市“攻城略地”,所用的“弹药”正是快淡出历史舞台的单车。

一时间,大量共享单车订单涌入市场,单车工厂都不够用,已经倒闭的工厂,又重新开了起来,还在坚守的自行车厂,成了“香饽饽”,共享单车企业挤上门来下订单,求出货。

面对来势汹汹的共享单车,上海凤凰起初并未理睬。上海凤凰总裁王朝阳曾表示“凤凰是老字号的传统制造业,对互联网思维和运营都不熟悉,融资能力也不是强项”,明确表示不会加入共享单车大战。

2016年下半年,ofo、摩拜被资本越捧越高,王朝阳坐不住了。8月,王朝阳跟公司负责自行车生产和销售的人员开了两天两夜的“头脑风暴”,讨论如何“吃到”共享单车这块“大蛋糕”。

鉴于共享单车运营厮杀激烈,王朝阳决定“曲线救国”,寻求共享单车巨头合作。随即,王朝阳对生产线下死命令,“一个月之内,必须给我造五台车出来!”这五台正是上海凤凰秘密打造的升级版共享单车。

王朝阳对媒体透露,他当时心里算盘着:“必须抢在共享单车企业找上门来之前,就做好充分准备,做出最适合共享的自行车。如果仅仅凭借制造能力,凤凰的优势并不明显,除非把一辆完美的车摆在他们面前。”

2017年5月,王朝阳得偿所愿,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下称“东峡大通”,ofo运营方)与凤凰自行车达成《战略合作协议》。协议约定,东峡大通将在未来一年时间内向凤凰自行车采购不少于500万辆单车。

据上海凤凰预计,在足额采购的情况下,凤凰自行车将获得4000万元收益,即每辆车获利8元。虽然单位利润微薄,但对行走在亏损边缘的上海凤凰来说,无疑是一笔可观的利润。上海凤凰2017年年报显示,自行车的生产与销售业务收入为11.42亿元,同比增长57.42%,全靠ofo的大笔订单。

不过,风口来的快,去的也快。2018年5月,上海凤凰发布公告显示,凤凰自行车共向东峡大通及其关联公司提供各类自行车产品186.16万辆,实际只完成了500万辆的37.23%。受此影响,2018年上半年,上海凤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只有1911.35万元,同比下降55.44%。

完成的186.16万辆订单里,部分货款还没到位。2018年8月底,上海凤凰起诉东峡大通,曝出东峡大通拖欠凤凰自行车7192万元的货款及利息。截至2019年底,上海凤凰通过诉讼追回3264万元,剩下的东峡大通答应分期付款却一直没有付。

上海凤凰跟ofo的这次合作,总共获利约1500万元,不料却搭进去4000万元。目前公司已经计提了尚未收回的4千万,只能自认倒霉。

  • 上海凤凰是家什么公司?一文看懂上海凤凰是做什么的已关闭评论
  • 14 views
  • A+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