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亚津近况 刘亚津的喜剧电影之路

刘亚津近况 刘亚津的喜剧电影之路

刘亚津近况

在电影《饭局也疯狂》中,天津籍演员刘亚津饰演的土大款蔡牙金笑点颇多,刘亚津向记者透露,虽然此前演小品说相声常用天津话,但在电影中讲天津话,这还是第一次。

土大款遇骗子 笑料一大堆

《饭局也疯狂》是一个群戏,比如刘桦说唐山话,范伟演一个说南方普通话的国学大师,黄渤演一个过气明星,梁冠华则演了一个退休警察。“之所以让我演的这个土大款讲天津话,是觉得天津话痛快、幽默,我又是天津人。”刘亚津说,而恰恰是因为这个人物方言的设置为影片增加了不少笑点。

刘亚津说其实他拍电影二十几年了:“我拍的第一部电影是1990年凌子风导演的《狂》,这些年演过的电影也有几十部了,但在电影中说天津话,这还是第一次。”

谈起在《饭局》中蔡牙金这个人物,刘亚津说这是个穷人乍富的典型形象:“他是个矿主,没文化特有钱,天天都炫富,金表、金项链,连脚链都得戴金的。他和黄渤进饭店,黄渤说把你们这儿最贵的茶沏一壶,他说的却是把你们这儿最贵的茶一样沏一壶!他家的马桶盖都是黄花梨的,这样一个人物遇上骗子,肯定会产生一大堆笑料。”

拍场结婚戏 满地找金牙

电影中的蔡牙金有三个大金牙,开机前刘亚津特意去牙科医院,花三千多元定做了三个包金的牙套,刚开始戴着还好,时间一长就有点松了,时不时就会蹦出来。
片中有一场结婚的戏,满地撒的都是金纸片、红纸片,第二个轮到亚津发言,说第一句话时他就知道坏了,金牙掉地上了,怕群众演员踩了,又是近景戏,就拿拍不到的腿来回划拉着挡着他们。导演赶紧调动大家满地找牙,可这金牙混在一地金纸片中找起来可费了大劲了,全剧组找了二十多分钟才找到,好在还没被踩坏。亚津说掉牙这样的事发生过好多次,时不时地就全剧组蹲下帮他满地找牙。每次喝水时也得特别注意,别一不留神咽了,那真成了吞金了!

电影中有一场大家在厨房里武打的群戏,橘子、苹果、萝卜、西红柿等各类水果削得满地都是,还有抛得到处都是的各种肉。当时是先拍的武戏,武戏拍好后现场要封闭起来保持原样。当时正值盛夏,一个月后再回来拍文戏,一开门差点呛个跟头,亚津说那屋里就跟沼气池一个味,进去都辣眼。“一进那屋拍戏大伙儿都受不了,你推我我推你谁也不愿意先进去,不过这也没办法,怎么着也得拍呀,后来也坚持拍完了,当天晚上,剧组的饭特省,大家都让那味儿呛得没胃口了!”刘亚津说。

开加长悍马 心里有点虚

刘亚津自认车技较差,十几年前圈里就流传着一个他开车的段子:亚津约同乡演员张子健去吃火锅,饭店门口恰好有个车位,看车大爷就指挥他往车位里倒,来回来去二十分钟愣没倒进去,最后看车大爷都急了,说:倒退几十年我就帮你把车搬进去了,我年轻时是举重队的。没办法,刘亚津只能打电话把张子健叫出来,这才把车停进去。

电影中的蔡牙金开的却是一辆加长悍马,亚津说自己的车技虽比十几年前强太多了,但跟周围朋友比还算差的。加长车接过来心里就发虚,拿钥匙打火也打不着,一问才知道车的油管太长,要打三次火才能发动。那辆悍马车长八米,影片中的一场戏是蔡牙金驾车在山路下坡时撞了人,拍这场戏时刘亚津很紧张,又怕给人家车撞坏了,又怕下坡刹不住车,再加上山路都是弯道,每拍一条都是一身大汗。

天津留个家 只为见亲人

亚津的父母前几年都去世了,他在永安道有一处房子:“那是前几年买的,我一年也回不来几次,利用率不高,但我也不愿意卖了或往外租,因为有这个家在就觉得有个根在这里。”亚津兄妹六个,天津有他两个哥哥两个姐姐和一个妹妹,爱人娘家也是一大家子人,所以每次回津,基本都是跟两边亲戚聚餐两顿就回北京了,尽管如此,亚津说只要一回来就觉得到家了,心里特踏实、特放松。

刘亚津说去年一年回津最少:“这一年基本都是在上海车墩影视基地过的,只在北京呆了二十几天,在天津呆了都不到十天。今年天津台的春节节目,初一我演了个小品,初二我唱了个歌儿。我是大年二十九全家回来过的年,正月十五又回来和家人聚会。”

  • 刘亚津近况 刘亚津的喜剧电影之路已关闭评论
  • 21 views
  • A+
avatar